華人第一大西文藏書家族澄定堂 珍視蘭千山館在臺寄存

華人第一大西文藏書家族澄定堂 珍視蘭千山館在臺寄存

澄定堂寄存於國家圖書館的拿破崙終身執政正本文件。(國家圖書館提供)

澄定堂寄存於國家圖書館的拿破崙終身執政正本文件。(國家圖書館提供)

澄定堂的Jason曾在日本感受到日本人對書法藝術的珍視。(Jason提供)

重生燃情年代 银色纪念币
无主之灵
不识桃花只识君

拿破崙取得的法國第一共和時期全民公投同意終身執政的正本,就在臺灣的國家圖書館,包括這份文件以及1871年達爾文的《人類的由來及性選擇》、1762盧梭《民約論》、1637年笛卡兒的《方法論》等名著,均是由華人第一大西文藏書家族「澄定堂」寄存於臺灣。

「蘭千山館是世界級的,堪稱是亞洲文化中最好、最精緻的藝術品之一,堪比西方的達文西畫作,並且深深影響着整個亞洲的文化圈。」澄定堂第四代的Jason近期都在臺灣,同樣是典藏家族之後,他也十分關注故宮館藏「蘭千山館」的動向。

中华奥运代表制服超吸睛 她揭密背后设计大亮点

「澄定堂」是華人家族的藏書齋堂號,第一代在19世紀便移居到當時的華沙大公國,四代累積藏書包括1450至1500年間西方初用印刷術時的「搖籃本」、16世紀啓蒙時期的800多種古籍,以及多種手稿、抄本。其中法國第一共和時,全民公投同意拿破崙終身執政的正本,全世界僅1件。

說起將諸多善本書送回臺灣寄存,Jason說:「是考量爺爺的心願,他希望有一天把書帶回亞洲」2018年起Jason開始將藏書寄存或捐贈兩岸的圖書館,事實上在全球重量級的大都會博物館、大英博物館、法國國家圖書館,澄定堂都有寄存藏書,也都維持着良性的夥伴關係。

MUV-LUV(ALTERNATIVE)

「爲什麼是寄存不是捐贈?」Jason指出,以寄存國圖的這批善本書爲例,已長達60至70年與法、德修復學院有合作關係,由他們協助修護照料書籍,這批西文善本書檯灣還未有相關專業維護的單位,若是捐贈而非寄存,「若要送出國修護,以臺灣的法規而言就會有問題,沒辦法解決。」

Jason也以爺爺的好友威廉.謝德將所收藏的價值3億美金的善本書、手稿寄存普林斯頓大學爲例,「直到他過世前都是以寄存方式將書籍典藏在普林斯頓,但在他2014年過世後便捐贈該校,被譽爲該校歷史上最大的禮物」先寄存後捐贈,Jason指出原因在於藏家在世時仍希望可以使用,「普林斯頓還爲謝德特別開了一間藏書室,謝德和借閱者都可以用,但也是展現對寄存者的禮敬與謝意。」

Jason曾於2019年特別赴日本「書聖之後—顏真卿及唐代書法特展」,一睹來自蘭千山館的藏品〈唐褚遂良黃絹本蘭亭卷〉、〈唐懷素小草千字文卷〉。「當時新聞就拍到天皇和美智子皇后正在看〈黃絹本蘭亭卷〉,可以說日本對這樣的作品也是夢寐以求的」。

長期與西方博物館多有交流,Jason指出國外博物館多鼓勵私人寄存,每年還會特別邀請寄存者參加募款活動,視寄存者爲夥伴關係。臺灣前輩藏家寄存的蘭千山館,Jason認爲「這麼多年來,是爲臺灣創造更好的文化交流,也讓博物館的展覽、研究、教育任務得到提升」,更該珍惜。

五月天献上耶诞礼物邓紫棋 最扁身嘉宾现身「好难控制啊」